环球旅游平台

网站首页 > 旅游资讯

泰北轻步寂静山林自由行

2019-05-16 09:23:23 环球旅游平台 阅读

一切不再改变
没有夜空里漫天飞舞的冰灯,没有夕阳下穿越时空的古庙,我遇见的每一片丛林,可能是地图上找不见、一生中只能踏入一次的地方。如此,我想我该陪它到夕阳落幕,地老天荒……当最后一丝余光泯灭的时候,我便不再熟悉这片土地。


泰国北部
湖水停止了流动,树叶不再凋零,一只雪白色的鸽子纹丝不动地站在我身边,思考着“鸟生”。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泰国北部
是谁按下了这个世界的暂停键?


泰国北部
是否,走进了那片睡梦里模糊的光景——夕阳不再湮灭,苍天不再衰老,一切不再改变……

一切都在改变
“明年,村里面就有移动信号了!” 阿浩指了指山上那座崭新的通信塔,自豪地对我说。
我轻轻点了点头:哦,不错。
“Nan,你不拍照吗?”
“拍什么?”
“山上的信号塔啊。”
“哦。。。好啊。。。”
我举起相机,对着阿浩手指的方向,按下快门,把焦点对在了月亮上面。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泰国北部
“Nan,你下次再来的时候,这里就会好多了!”
我笑了笑:“现在不好么?”
“不好,还差很多。不过自从去年路修通了,就快多了。NAN,也许你应该一年后再来。”
“Hmmmm,你这么说,我反倒觉得,我应该一年前就来。”
“啊?为什么?”
“哦,没什么了。也许,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不一样。”


泰国北部
“你不信?真的,明天会更好。Everything is changing!” 阿浩又一次挺起了他自豪的胸膛。

一切都在改变,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


泰国北部
冬天末尾的最后几天假期,我一个人来到位于 泰国 北方——山里面一座叫做Mae Win的小山村 。

在原始森林覆盖的 泰国北部 山区,散落着很多可爱的小村庄,Mae Win便是其中之一,去年,这里刚刚修通了公路,适合从泰北的中心城市 清迈 出发自驾,或者打车前往。

通常,旅行者很难自己找到这些深藏在丛林中的家园,因此,我便认识了阿浩——我的全程向导,一个这座山村里长大的男人。

离开 清迈 ,准备好两天的干粮,阿浩便带着我开车走进了这片地图中绿色的神秘地域。


泰国北部
这里是一片覆盖着森林,却没有覆盖通信信号的地方。造访这里的旅行者,大多是为了寻找那片距离大自然最近的,原始的,许久不变的天堂。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泰国北部
然而,有趣的是,这里的人们却喜欢说——“Everything is changing(一切都在改变).”

昨天,今天,明天
我惦记着昨天,阿浩惦记着明天,然后,我们一起讨论着今天要做的事。这便是我和阿浩在这座小山村里大多数时间的状态。

去年开始,一条水泥路从小村庄里穿过,不久以后,路边竖起了电线杆。在我眼中,它们严重影响了镜头里的风景,可阿浩却说,正是它们,让这里的改变成为可能。


泰国北部
这条路并没有延伸到很远的地方,走进任意一个岔道口,便会得到依然存在着的昨天的风景。


泰国北部
对于曾经到过 东南亚 山区的旅行者来说,这里的房屋,格局和气候也许会显得似曾相识。


泰国北部
而如果想要辨认人们的衣着,说话的腔调,以及那些标志性的民族符号,则需要一些写在书本,历史图册或者百科全书上的知识。


泰国北部
也许你会对这些说着 缅甸 语的 泰国 少数民族感到好奇, 印度 支那这片土地上有着太多昨天的故事值得我们去充实自己大脑的数据库。


泰国北部
而在听不见炮火声的今天,他们和所有栖息在东南半岛(也许可以延申更多)上的人民一样善良,热情,乐观地面对并不 富裕 的生活。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泰国北部
山坡上的一座挂着十字的建筑,也许是我曾见过的个子最低的教堂……


泰国北部
阿浩拍了拍我的肩膀:不用猜了,那不是医务室。包括我在内,这里所有的村民都信基督。
虽然我在书上找到过答案,可我还是故意问: 泰国 人不应该信仰佛教吗?


泰国北部
阿浩想了想: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这不重要。


泰国北部
虽然我和阿浩相处得很愉快,但有时我觉得他并不是一个聪明的向导——他总是巧妙地避开那些我真正渴望获得的东西,进而为我强行推送——诸如柏油路、移动信号塔、配电箱、高压变电器等这些并不吸引我的新闻和消息。


泰国北部
时间过得很快,太阳落山了,转过一道弯,我们来到了自己临时的家。
阿浩说:条件不好,请您多包涵。


泰国北部
摆脱鞋子,走上阁楼,看到主人已经为我准备好的漂亮的床,我说:太好了!这是一张我梦寐已久的床!


泰国北部
当然,睡觉的时间还没到,一锅大米粥的香味已经窜上了楼梯。


泰国北部

泰国北部
阿浩同学也亲自下厨,诠释了东亚都是居家好男人的优良传统。


泰国北部
我已经饿得两眼发绿,主人们却说:等一等,入乡随俗,请接受我们村庄对待贵宾的欢迎仪式——系手绳。


泰国北部
在城市里正在为今天的节日展开盛 大庆 典的时候,我们在一个世界上寂静的角落,也同样举起了一杯杯醇香的自酿米酒,为我们的明 天祝 福。


泰国北部

泰国北部
我对阿浩说:来到这里我很开心,不过明天,不许再带我去看什么信号塔了,好不好?
“哈哈,明天我带你去参观小学校,怎么样?早上七点,别告诉我你要睡懒觉。”
“好嘞,阿浩,这次你很聪明!一言为定!Cheers!”
“Cheers for tomorrow!”

一个叫做校长的水泥工
天亮了,鸟儿在唱歌,水儿在细流,窗外的 大树 在晨风中跳着华尔兹。

虽然我在旅行中从来不睡懒觉,然而今天的早晨却显得格外不同。不是因为我懒,而是因为那张没有玻璃的卧室,这里的风,这里的空气实在太迷人。


泰国北部
幸好,冬天的早晨有那么一点点冷,我抖擞了精神,对早已准备就绪的阿浩说:我们出发吧。


泰国北部
空气清新,天空晴朗,一路上,依然那么多热情的老乡,他们对我说Hi,我对他们说:Good Morning。


泰国北部
我想起了去年的这一天,我们在 加德满都 山谷,和一群大地震留下的孤儿一起在阳光下,伴着和暖的喜马拉雅山上吹来的风儿唱歌,跳舞。
那些大眼睛的孩子都长高了吧,那些空气中飘舞的尘埃都落定了吗?

 

“Nan,跟我来,前面那座山坡上,就是我们这里的小学校了。”


泰国北部

远远地,我看见围栏,草坪,彩色的房子,还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榕树。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泰国北部

“阿浩,我能进学校吗?不会影响人家上课吧。”
“当然没问题!我还要给你介绍我们校长呢!我上学的时候,他就是我的老师。”
“呵!原来这里还是你的母校啊,浩!”
“哈哈,可以这么说,不过,我们上学的时候,教室里可是连一张桌子都没有呢!”
“是吗?现在这里看上去可是整个全村最好的地方了!”
“必须的,现在每年都有很多志愿者来到我们学校,路修通了,一切就改变了。”

草坪, 大树 ,粉红色的小教室,涂在墙上面的可爱的水彩画——小喇叭里传来了悦耳的歌声。

孩子们开始了每天清晨的第一课——打扫自己的教室,装扮自己美好的小空间。

小绅士小公举们,大家一起搭把手,一鼓作气不停歇!


泰国北部
整个校园都忙碌着,赶来看热闹的人貌似也不少 - 有小鸟,小狗,还有我。


泰国北部
在所有忙碌的劳动者中,最“老成”的一位,就要数面前的这位水泥工大叔。


泰国北部
阿浩带着我走上前去,对着“水泥工”鞠了个躬:早上好,这是我的朋友,来自 中国 的Nan。
“很高兴见到你!很抱歉,我的手上都是水泥,现在没法和你握手。先喝杯茶吧,喂,格拉~!”
一位女子从房间里走出来,看上去非常朴实,英语却说得很好:“欢迎来学校参观, 中国 的朋友!浩,你好像又长胖了呦!”


泰国北部
“最近老是开车,活动太少啦!” ,浩转向我:“Nan,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格拉老师,也是校长的爱人。”
“你好,格拉老师” ,我也学着用 泰国 人的方式,双手合十,鞠躬致意:“那么那位玩水泥的大叔是……”
“哈哈!NAN,你也不够聪明,他当然就是我曾经的班主任,现任的本校校长啦!”


泰国北部
“哎呀浩!你怎么不早说呀!”我给校长鞠了一躬:“您这是亲自出马,为学校添砖加瓦呢!”

校长笑着回敬了一个 泰国 式的礼仪:“让你见笑了,学校刚刚盖好的新教室,学校经费有限,台阶两边没装栏杆,我说这些小活我自己干就成了,我们小时候穷,这些活自己都会做,有钱留着给孩子们多买几个足球吧。”

“您真了不起,校长!难怪贵校培养出了浩这样的好学生!”
“嘿!我可没说过我是好学生哦!” 浩在一边插了一句。
校长放下手上的活,把手洗干净,拍了拍浩的肩膀:“8点了,升旗时间到了。”

孩子们放下了手中的工具,把手洗干净,从四面八方集结过来,在教室前的小旗杆下拍成了几队,校长走上了台阶,也邀请我和浩走上去观看。

歌声响起来了,小国旗沿着旗杆慢慢往上爬,往上看,一只调皮的鸟儿早已占据了旗杆的顶端。
仪式结束,接下来,孩子们开始互相练习社交礼仪,在 泰国 ,不论城市还是乡村,讲礼貌都是一个公民最基本的素养。


泰国北部

我也佯装成一个乖乖的小学生,对着孩子们,双手合十,练习了一句“ 萨瓦 迪卡(泰语的你好)”,结果,把校长,老师和孩子们都逗笑了。

校长拍了拍我的后背:Nan,欢迎你给孩子们说几句话,就当是英语课咯。

殊不知,五大三粗的我,最怕的就是当众讲话。

“各位同学,我今天特别开心,因为我发现这里的男孩子都特别帅,女孩子都特别美,我爱你们!”


泰国北部
我不知道Handsome是不是“超纲”了,不过从孩子们的表情来看,他们一定比我想得更聪明。

“各位同学,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成为像浩一样的品学兼优的人才!我为你们感到骄傲,祝大家新年快乐!”

操场上想起孩子们可爱的掌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浩走到我面前:你这家伙,又编我的故事!

上课铃响了,孩子们和我告别,走进了各个班的教室。


泰国北部
除了校长和他的爱人,这里还有三位代课老师,校长介绍说,她们是 清迈 大学的学生,作为志愿者来到这里支教半个学期。


泰国北部
音乐课,数学课,礼仪课,为了不影响学生上课,我偷偷看了几眼,就赶快走开了。


泰国北部
我走进唯一一间办公室(兼校长室),我把自己准备好的一书包礼物——水彩笔,作业本和地图册交给了校长。校长热情地邀请我坐一会儿,格拉老师批改完学生作业,帮我倒上了一杯高山茶。

“Nan,我替孩子们谢谢你的礼物,我们这里不 富裕 ,孩子们能有今天的学习环境,都靠社会的关爱和你们这些志愿者的帮助。”
“校长您过奖了,学校建得这么好,主要靠您和各位老师付出的心血。”
“我是这个村里的人,当年我考上了 清迈 的大学,能大学毕业,靠的是全村老乡们的帮助,所以我在这里回报他们是应该的。倒是苦了我的爱人”,校长看了看坐在它旁边的格拉老师:“一个 清迈 城里优越环境中长大的女孩子,毕了业就跟我来到乡下,一呆就是20年。”

“格拉老师,原来您是 清迈 人,向您致敬!”
“瞧你说的”,格拉老师拢了拢略有些发白的头发:“别听他的,我可从没觉得自己受了什么委屈,这里多好,那么多树,那么多小鸟。”
我看了看格拉老师手指的窗外的大榕树,心里酸酸地想:妈呀,这顿狗粮我得给一百分!


泰国北部
“对了,浩说他当年也在这里上学,不过我一夸他,他就揶揄我呢。”
“哈哈”,格拉老师笑了笑:“浩在帮我修着摩托车呢,他的故事,等他一会儿回来,亲自告诉你吧。”
“好呢,我最喜欢听故事。”

“对了,Nan,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你不是特意从 中国 就找到这个村里来的吧。”
“的确不是,本来我是打算一直就在 清迈 度个假的。”
“然后呢?”
“然后,我这个人嘛,有时候有一点任性,于是,就从 清迈 逃出来了……”
出走的理由:送给它三个美丽的标签
直飞的廉价航班 (No.1),方便的落地签证 (No.2),无处安放的年末假期 (No.3)……

老板曾经教导我说,如果你想证明自己在Doing the right thing (做着对的事),那么,你最好准备好三个强劲的理由——于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五下午六点,我合上公司的笔记本电脑,把大衣丢在办公室,背上平时地铁用的通勤包,打印了一张直飞 清迈 的机票,打上一辆滴滴,对司机说:您好,首都机场T2航站楼。


清迈古城

如果前面三个刚需的理由尚不足以假装我是个文艺中年的话,那么事实上, 清迈 ,这个早已熟悉的名字,一直以来,我对它还有更多的印象和期待:

第一, 清迈 是个很清净的城市。
第二,城市里处处都是文艺小清新
第三,位于 泰国北部 的森林区,空气清新,风景优美,返璞归真。


清迈古城
然而,从候机楼走出来那一刻,当我看到车水马龙的街道和拥挤的人群,我便觉得,也许,今天的 清迈 ,它已经避开了我为他列出的全部理由。


清迈
作为一个旅游国家的旅游城市, 清迈 并不缺少各种五花八门的旅游元素。


清迈古城
几十处大大小小的“网红”寺庙,带着佛陀微笑的神秘酒店,世界风格的咖啡厅、礼品店和购物街密布在方圆不到两平方公里的 清迈 古城中。


清迈古城
正方形的古城由护城河环绕,界限清晰,道路笔直,不宜迷失方向。几个方向的城池大门并无惊艳之色,却依然无法阻挡游客的热情。


清迈古城
若你觉得坐车观光俗气,而全程步行又过于疲惫的话,那么租一辆好骑的自行车,也许是打开 清迈 的最佳文青模式。


清迈古城
作为一名初来乍到的新人,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遍历这座城里所有网红打卡的圣地;作为一名慵懒的闲客,你也可以找个阳光充足的角落赖上一个星期,这便是这座文艺都市赋予你的自由。


清迈古城
那座杂志封面上的寺庙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宫殿走进了,那些深深巷子里的文艺小店出现了,那些温文尔雅不务奢华的僧人遇见了……可是,为什么还是觉得它和我期待中的 清迈 差了点什么?


清迈
“Nan,看上去你有点闷闷不乐。” 民宿老板的女儿,正在 清迈 大学读经济学大二的姑娘看着我说。

“是,有点失望,感觉 清迈 已经失去了那分往日的宁静。”


泰国北部
“往日?你以前来过?”

“并没有,这是第一次,只是我觉得,它应该是一片更加宁静安详的乐土。”


清迈古城
“呵呵,对不起,让您失望了,不过,也许是你们或者那些曾经路过它的人,给它贴错了标签吧。”
“也许,是我对它的期待太高了吧。”


清迈
“别灰心,对了,如果您喜欢更安静原始的地方,我家有一位很好的朋友,他是一名徒步向导,有时他带背包客去参观 清迈 周边山里的小村,他的老家就在那里。”


泰国北部
“真的?离这里远吗?”
“不算太远,大约2个小时的车程。”
“太好了!请务必帮我联络!我想看看比这里更安静的地方。”
“好的,希望您能在那里找到梦里的地方。”
“谢谢,请问怎么称呼这位向导?”
“哦,他的名字叫做——浩。”


在校长办公室里面分享了 清迈 的经历和感受,校长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理解你的感受,这个世界的确是变得有一点吵,不过,只要用心,我们还是可以找到一片安静的角落。


泰国北部
“喂!校长!你的摩托车修好了!” 浩在窗外得意地用英语大喊。

“要说吵,我们这里最喜欢闹腾的就是浩了!上学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子。” 说完,校长,夫人和我都笑了。

“不过浩的英语真的学得特别好”,我想礼貌地恭维几句:“我发现这里所有的小学生英语都特别好,也许我也应该在您的学校上几节英语课。”

“Nan,其实,浩的英语不是在学校里学的,他很小的时候就辍学了。”

“辍学了?”

“是的,在他只有初一的时候”,校长喝了口茶,用他那佛一样的笑容看着我:“虽然我是他曾经的班主任,但其实在学校,我也只带了他不到一年的时间,而且他还是我班里最爱逃学的孩子。”


泰国北部
“哈?逃学?我还以为浩特别喜欢学校呢!”

“别的孩子逃学一般都是去玩,而浩却不同,他跑到山那边的森林公园去卖东西,卖给那些在山里面徒步探险的老外。”

“哦,那他一定是家里生活有困难了?”

“不,浩的家境其实并不太差,只是他小时候,他的母亲在怀着第二个孩子去田里干活的时候,突然出血,因为没有及时通知到家人,错过了抢救时间而去世了。”

“真可怜,所以没了妈,可能就没人照顾他,督促他上学了吧?”

“其实,他爸爸特别重视上学,他家到这里也要翻过一座山,路很难走,但是他父亲每天都开摩托车送他来学校。”

“那浩怎么还会辍学呢?”

“因为有一 天山 里下大雨,他爸爸送他到学校之后,在回去的路上骑摩托车发生了事故,浩从此变成了孤儿。”


泰国北部
“天啊,没想到浩的身世这么悲惨……”

“其实并不是浩的父亲不小心,在这条柏油路修好之前,每年一到雨季,山路特别湿滑,我和格拉,还有这里的代课老师几乎都险些落到过悬崖下面。。。”

“嗯。。。难怪,浩总是跟我说修好这条路多么重要。。。”

“浩本来就不喜欢上学,他父亲死后,他就彻底不来学校了。那几年来这边徒步探险的老外多起来,浩一开始卖给他们可乐、面包和口香糖,但很快,他就学会了大量英语对话,于是就干起了徒步向导。”

“难怪,到现在,他已经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儿了。”


泰国北部
“是啊,你可能觉得他还不够圆滑,但是他是个有梦想的孩子,事实上,你现在走的这条徒步线路就是在浩的主张下开辟出来的。”

“哦?真的?”

“是啊,浩有了经验和口碑之后,就想要把我们这个村子也发展起来,如今这里就变成了生态旅行的目的地。而我们的学校,也因为浩组织了大量的志愿者活动而获得了很多社会的资助。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虽然是我在管理这个学校,但却是浩促成了很多彻底的改变。”

“这真是个很励志的故事,难怪浩总喜欢说,一切都在改变。”

“是的,请不要误会他,我知道你喜欢那些原始古朴的东西,但是我们大家的目标都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清迈古城
“我明白了,谢谢你,亲爱的校长。”

“也再次谢谢你来到这里,特别是你的爱心,Nan,我们村里人脑袋比较简单,如果有些想法让你感到无法理解的话,还请多多包涵。”

时间不早了,校长把我送到门外,刚好在过道里遇到满头大汗的浩,两手沾满了黑黑的油泥,他踌躇满志地大声说:你们聊好了?摩托车也修好了!我们差不多该撤了!

校长拍了拍浩的肩膀,从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的手帕递给了浩,没说什么话,以他们的交情,是不需要开口说谢谢的。

傍晚
最后一个山里的傍晚,临走前,校长为我送来了几只米糕,他说,这是孩子们送给我的礼物。

浩说:Nan,别发呆了,趁热吃吧,这是用田里的新米熬制的呦!

拨开竹节时, 一股沁人的米香,瞬间飘逸在乡间夕阳下最清新甜美的空气中。


泰国北部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我欠了孩子们一份应有的责任,我欠了浩一分真挚的道歉。

我跟校长说:我下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希望您能收我做一名志愿者。


泰国北部
校长笑了,我们用力握了握手。

“对!明年你再来的时候,村里就……”,浩高兴地插话进来,却说到一半又突然静止了。

“路就修好了,电也通了,移动信号塔也可以通信了!” 我帮浩续完了后面的半句话。

“哈哈,是的,不过,我知道你讨厌它们,你喜欢Everything never change (一切不曾改变)”。


泰国北部
“谢谢你的了解,浩,不过其实,只要这里的人们那颗善良的心不变就够了”,我们转过身,共同对着那只崭新的移动信号塔:“曾经,我以一个临时观光者的心态来到这里,所以,我为这里贴上了各种理想的标签。而当你们把我当成朋友,当我把自己当成一名小学生的时候,我不仅愿意接受那些改变,而且,我还特别佩服那些让改变发生的人。”

我也和浩用力握了握手,虽然,我们还没到最后分别的时候。

校长发动了汽车引擎:“好了,你们继续聊,我得送几位漂亮姑娘(三名代课教师)下山了,再晚了天就黑了。在大自然面前,我们所有人永远都是一个小学生!”

三位代课老师帅气地爬上 皮卡 ,校长帅气地挂上挡,消失在夕阳下的雾霭中。


泰国北部

“有时候觉得,他真不象是个校长。” 我对浩笑着说。

“他呀?可能偶尔是校长吧,同时还是班主任,水泥工,司机和快递员。”

哈哈哈。
一条没有标签的路
翌日,又一个明媚的清晨,浩开车载着我走在了回程的路上。


泰国北部
这是一条朴实无华的道路,蜿蜒在泰北高原的高山上,望不到边缘的原始森林覆盖着这片土地,它们的上空,是一抹令人沉醉的深蓝。


泰国北部
“游客很难自驾来到这里,因为一路上既没有路牌,也没有信号。” 浩介绍说。

“然而,像我这样的游客,却已经迫不及待地为它贴上了好多自己臆想的标签。” 我开始自嘲起来。

“哈哈!这么说,我应该叫你 ' 标签楠 ' 了,对不对?”,浩对我不依不饶地说:“你还没出发,就给 清迈 贴了3个标签,还给我贴了个好学生的标签呢!”

“哈哈,你说我怎么运气这么差,贴了这么多标签,就不能让我对一次?!”

“我们有句谚语——闭上眼睛,别说话,去听外面的世界。”


泰国北部
“我听见了溪水在流,鸟儿在唱歌,茂密的森林随风起舞……不过我还想听一样东西——”

“什么?”

“你的梦想。”


泰国北部
浩沉默了一分钟。

“我的梦想也许对你来说没什么意思。但是,如果我小的时候有这条柏油路,我父亲就不会因为泥路湿滑而坠落山谷;如果山里面有信号,我妈妈就不会因为抢救不及时而让鲜血流干在了稻田……如果失去的东西永远无法挽回,那我的希望就是,让这一切早日变成历史,永远别再重演。”


泰国北部
“所以,每天睁开眼睛的时候,你都在梦想的路上?”

“不,梦想每天会准时把我们叫醒。”

“所以,一切都在因梦想而改变?”

“不,因为梦想,我们驱使所有的改变。 ”

“你让我突然想起一首诗,你读过 梭罗 的《瓦尔登湖》,或者看过电影《死亡诗社》么?”

“没有,我没有时间。”

梭罗 说:“要把非生命中的所有一切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


泰国北部
你是想说,我们这些乡下人从来没有真正活过?

不,恰恰相反,很多像我一样的人,也许还没有活过就死了。而你,阿浩,才是一个真正活着的人。

我和浩的分手是在 清迈 古城里的一座寺庙门口,他说他要去拜见一个老僧人,去倾听他的教诲和点拨。


清迈
我说等一等,不对啊,你不是基督教徒么?浩做了个鬼脸,洋装板着脸说:你不愧是程序猿,你发现这世上所有的Bug。


清迈
“好吧,幸好我的假期快要结束了”,我自嘲到:“世界还那么不完美,看来最适合我的工作就是赶紧回去改Bug了”。


清迈古城
“祝你最后两天在 清迈 过得愉快!” 浩和我用力拥抱了一下:“希望你最终可以找到那片安静的角落。”

听,那片寂静的深林
城还是那座城,路还是那条路, 清迈 还依然迈着它繁忙的脚步。


清迈
喝上一杯巷子深处的苦咖啡,吃上一碗街头喧嚷的热米粉。


清迈古城
当我扔掉了所有赋予它的那些莫须有的标签,我听见轻帆在飘荡,小僧在低语,两只恋爱的鸟儿站在古塔上聊着生命的哲学——


清迈古城
“喂,亲爱的,对面那个呆头呆脑的家伙竟然说我们是鸟!”
“嗯?没错呀,我们就是鸟。”
“胡说,你才是鸟,我是一只美丽的鸽子。”
“可鸽子也是鸟。”
“哼!那你去找一只鸟吧,我要去找一只帅气的鸽子。”
“可是我爱的是你啊。”


清迈古城
“那我有孔雀漂亮不?”
“当然咯,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鸟!”
“这还差不多,那你亲亲我!”
“现在啊?对面那个家伙正看着我们呢。”
“快点快点,他要拍照了!”
“KkkkiiiiiiisssssS~~~”


清迈古城
谁说孤单旅行最怕遇见狗粮,这顿“鸟粮”也够我消化三天的。

古塔周边已经被车道霸占了,它的里圈还变成了环形停车场。鸟儿谈个恋爱也不容易,幸好天还是蓝的,水还是清的,塔还是老的,你还是爱我的。


清迈古城
古塔的外面是护城河,城墙里面住着很多人。


清迈古城
我又想起了那首暴露年龄的《钟鼓楼》——是谁出的题这么的难,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清迈
路过南门下的车行,我租上了一辆摩托车,老刘(车行老板)说:哥们儿,前几天你不是还嫌摩托车太吵么?

我说:世界那么大,也不差这么一个小小的Bug。

我还是那么骄傲,你还是那么美,我们的世界依然还是充满荒谬。


清迈古城
古城墙下的环城路永远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却听不见一声焦虑的汽笛,只有风铃在飘舞,小鸟在呢喃。


清迈古城
人们在这座城市里忙碌、辛劳,却不见愁容雕刻在他们的脸上,只有佛经在往复,生活在继续。


清迈古城

清迈古城
我思念大嗓门的浩,思念玩水泥的校长,思念永远带着微笑的格拉老师……我的探索之旅结束了,而他们,还在梦想的路上吧。


泰国北部
一路追着夕阳,我走出了古城,走到了郊外,走进了城市与山区的边缘,直到,我遇见一片茂密的森林。

我听见夕 阳山 外遥远的钟声,我听见静寂丛林深处的呼唤。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精华……(I went to the woods because I wished to live deliberately, to front only the essential facts of life…… )”《瓦尔登湖》

wKgBEFpYFwaADJOjABxFol7DKcA90.jpeg


泰国北部
梭罗 说,希望当生命终结时,不要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

在夕阳湮灭时,但愿,我希望,不要发现自己从没有来过。

旅行是一场自我发现,嘲弄,批判与升华。当你抛弃了那个骄傲的自己,就会在下一个路口遇见惊喜。

那片丛林,那只鸽子,那些每天被梦想叫醒的人……

每当我想到你们,就找到了那片理想中的冥静——在泰北,在山林,在内心深处一个安稳的角落。

(完)
2019年5月于 北京